王志綱工作室微信二維碼
王志綱工作室
微信號:wzggzswx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打造中國最好的戰略思想庫
側記
王志綱 | 清明 · 憶父親
王志綱 2016-04-12

你召喚我成為兒子,我追隨你成為父親

——北島


引子


年歲大了,也許是因為略有薄名吧,竟常常有為人父者前來“咨詢”育子之道,且常有應接不暇之惑。細究起來,我育子源于父育我。人世間薪火相傳,生生不息,不斷上演著父與子的交接。驀然回首,我才發現沒有父親對我的教化,哪有我對后代的傳習?


春風二月裁綠柳,又是一年清明時。近日,老家的親人們又開始張羅起一年一度的踏青掃墓盡孝之事。屈指一算,父親已遠去了五個年頭。我曾經把父親的生平概括為,


豁達、包容:容天、容地、容禍福

善良、施惠:惠學、惠家、惠子孫


隨著日之愈久,老人家的音容笑貌似乎愈發清晰凸顯,而其言傳身教的場景更是再現活躍。當年許多或淺顯、或高深卻又充滿哲理的教導,如一粒粒種子不經意地在我靈魂深處,生根發芽,長成大樹,使我受益終身。


此時,遠在他鄉的我不禁突發奇想:若能將父親在我年少時的無數“庭訓”擇要整理岀來,既以此知照后人,又切身回應朋友,同時還能與遠在天堂的父親對話,給他送去一件獨特的懷念禮物,何樂而不為呢?于是,就有了這篇“王父十教”。


上圖:作為黔西一中老校長的王榮江(王父),在慶祝母校八十壽誕的日子里,為其工作了一生的學校題詞:“你八十我也八十,我倆同庚同壽”


一、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


我7、8歲時,生活粗拉,不重細節,不僅早起不愛疊被子,也不注重衛生,很少嚴格遵守如“飯前要洗手,飯后要漱口”之類的規矩。家里人都說我邋里邋遢,而我卻不以為然,還振振有辭:“男子漢大丈夫,怎能受累于這類小事?”


我家祖上是黔北甘溪河有名的士紳人家,家大業大,儒風尤熾,因而在父親身上始終體現著那與眾不同的儒雅氣質。在我童年的記憶中,父親除了努力工作外,平時常常身著一套筆挺的黑尼外套,內穿一件白府綢襯衫,腳蹬一雙烏黑的牛皮鞋,鼻梁上架著一副金絲眼鏡,在我們那小縣城確是鶴立雞群,完全一幅整潔干練的知識分子形象。


一個周日的早晨,我又一次因“不拘小節”而深陷批評的漩渦,并由此發生了爭吵。父親見狀,不僅沒參與撻伐,反而用一個典故為我解了圍。他說的是清代湘人劉蓉的故事:話說劉蓉少時抱負遠大,但不拘小節,書房地面總是雜亂無章。其父前來詢問,他答,讀書忙,無暇于小事;其父再問:“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劉蓉遂面露羞色,無言以對。從此劉蓉改變了自己,進而勸導別人“君子之學,貴乎慎始”,并被其摯友、一代名臣曾國藩譽為“博通經史,為文宏宕,有奇氣”的古文學家。


那時,我實在年幼,又處在“革命者以解放全人類為己任”的瘋狂年代,對父親的教導感受頗淺。只知道,志存高遠與注重細節是不矛盾的。然而時隔不久,父親這一“庭訓”的影響就開始顯現出來。無論是13歲時離家去當泥水匠學徒工,生活需自理,還要照顧師傅的起居,還是上大學前擔任家鄉體委女籃教練,帶隊巡回比賽,“既當爹,又當媽”,我都能把諸多事宜全都安排得有條不紊,這與父親所傳授的“一屋與天下”關系理論是分不開的。


我現在雖然很少親自處理小事瑣事,但行大事之余從不輕小事,生活極有規律、從不拉三掉四。由此,為自己獲得了更充分的生命和生活質量。


在日常工作中,我經常教育青年員工萬事講究明察秋毫,所有計劃需要以“下要保底,上不封頂”,“上接天、下接地、中間市場要通氣”,以及“微觀在手,宏觀在握”等觀念為指導。其實,這些基本思路的產生都應歸功于“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這句中華傳承的家訓。


二、陽明心學


我9歲時,在經歷了三年瘋狂時期后,中國經濟初步得到恢復,剛剛走上正軌。就在人們勉強有碗飯吃的時候,國家領導層又發動了所謂的“四清”運動,處處都在抓階級斗爭的典型。在黔西,父親突然被定為“地主階級的孝子賢孫”,首先成了批斗對象。究其原因,荒謬簡單得今人實在難于理會。因為奶奶一年多前在老家去世時,父親帶著母親和大哥回鄉奔喪,在奶奶墓前立下一塊石碑,碑額刻著“光前裕后”,而碑文中有“吾母寬厚仁慈,人多沐其德”等詞句。由此,彌天大禍從天而降。


有幾天,我突然覺得父親出去上班的時間少了,呆在家里的時間多了,在家說話的時間少了,讀書思考的時間多了。直到一天學校組織我們這些小學生去公園參觀一個專為“立碑事件”設立的“階級教育展覽館”,我才發現了父親反常的秘密。當所有老師和同學向我拋來異樣眼光的時候,我的感覺是一片空白。


那時候,我剛度過了識文斷字的初級階段,開始迷上了一套講解中國成語的連環畫。父親常常在家,正好可以隨時給我講解讀不太懂的書中故事。當有一次我問起什么是“龍場悟道”時,就見父親的臉上一掃陰霾,突放光彩。父親說悟道的主人是我們的同姓本家,悟道的地點就在離我們家不遠處的修文龍場?;八倒糯籩菔粲謖勿葜?,是朝廷貶官和充軍發配的首選。時任兵部主事的明代哲學家王陽明因反對宦官劉瑾,被廷杖四十,罰貶至龍場驛。那年頭,貴州只有奢香夫人修建的五尺道與外交往。這條道從貴陽經黔西、大方、畢節、烏蒙山通往云南,而龍場驛則是五尺道上的第一休息站,王陽明在此當了“驛丞”,相當于現在高速公路服務區招待所的所長。仕途中輟,王陽明沒有自暴自棄,而是利用這難得的淸閑,潛心悟道,終于得出了“心學”。


什么叫心學?父親只告訴我三句話,“格物致知”、“知行合一”和“致良知”。那時我呆呆地看著父親,根本不明白這些短語的意思。但就在那一刻,父親在我心里播下了愛好哲學的種子,使我后來對中國傳統哲學情有獨鐘。等到過了而立之年、智慧趨于成熟的時候,我才進一步理解了這三句話的真正內涵,同時也理解了為什么曾國藩、蔣中正都如此推崇王陽明。


現在王陽明似乎在一夜之間就火了起來,其學說已被炒作成了一個類宗教類的神物。其實,陽明心學既簡單,又深奧,說到底就是四句話,“無善無惡心之體,有善有惡意之動。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心學之偉大在于它突破了脫離實際、禁錮社會的程朱理學,提倡知行合一、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強調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由表及里、由此及彼。


與陽明心學不謀而合,我一直認為做戰略策劃的最高境界就是哲學,以方法論為武器,從實踐到理論再到實踐,是一種對事物規律的研究,而絕非小點子、小技巧。



上圖:王志綱2000年回鄉祭祖


三、孝悌之學


我10歲那年,由于黔西中學的教學需要,父親已經重返領導崗位,并且又在省教育廳的推動下,開始到處宣講他那“三讀”、“六要”、“兩全”、“三標準”、“四注意”的教學經驗。一天,我在家里向父親提出了對由“孝子賢孫”而引發的“立碑事件”的許多疑惑,父親沒有正面回答問題,而是講述了王家在甘溪河辛勤耕耘幾百年的歷史故事,最后還特別解釋了一番家庭和家族的和睦之道,并教導我懂得了什么是“孝悌之學”。


孝悌需要話說兩頭,孝就是對父母之愛的盡力回報,悌是兄弟姊妹之間的全心友愛。孝悌之學是雙向的,其表現應為“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而不只是要求別人應該如何。父親還教導我說,晚輩對長輩的“孝”要遵行厚養薄葬的原則:在老人有生之年,盡力尊長行孝,而在長者逝后喪事,則應從簡而行。這正如東晉文人陶淵明詩中所言:“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strong>


50年過去,所有這些我都謹記于心,竭力遵守,并希望傳承下去。


通過孝悌之學,我了解了孔子;再通過孔子,我了解了傳統文化。前年底,我寫的一篇題為《新常態的關鍵在于“三個重建”》的文章曾被廣為流傳。文中我一再強調國家現在迫切需要重建文化,尤其是中華的傳統道德“孝悌忠信、禮義廉恥”。我認為,如果能將孝悌之學發揚光大,引起社會各界的高度認同和重視,那么中國最好的扶貧方式將會從你最親近的人們身旁展開。親朋好友,有窮有富,但倘能貧富攜手,富者從身邊做起,從三親六戚、父老鄉親做起,定能走岀一條中國式扶貧的康莊大道。



上圖:王志綱在以父親名義捐贈的黔西一中“榮江圖書館”前留影紀念


四、兄弟鬩墻,外御其辱


到了11歲時,文革開始了。父母相繼成了批斗的對象而被關進了牛棚,只有為了理發、洗澡等事宜才能回家住上一晚。家中沒有了主心骨,吃飯、睡覺自然就亂了章法。我和長我一歲的二哥常常打架,不是白天為了搶吃的,就是晚上為了搶被子。


有次父母同時回來,看到兒子們面紅耳赤、你爭我奪,母親著急,前來訓斥我們,而父親在旁微微一笑,說出一句“兄弟鬩墻,外御其侮”的話來。父親以此告訴我們,家庭內部、兄弟之間意見不合而爭吵實屬正常,然而矛盾有主次之分,大敵當前時,次要矛盾要讓位于主要矛盾。此即“求大同存小異”之謂也。


當時,我對這些咋聽起來有點兒似是而非的道理理解不深。后來漸漸長大了,懂的也就多了起來。大至一個國家,中至一個省區,小至一個家庭,“兄弟鬩墻”,并不罕見。但若只會汲汲于蠅頭小利,鼠目寸光,做不到求同存異,那將會一事無成。由此,我深刻理解了“戰國時期合縱連橫以抗一強”、“二戰時期國共合作共同抗日”、“民族矛盾大于階級矛盾”的道理。


無論何時何地,凡有人群的地方,必定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怎樣求同存異,共同把蛋糕做大做好,才是上策,千萬不能陷入封閉保守的小農經濟思維之中。


五、積善之家,必有余慶


我12歲時,父親叫我背誦《周易》中的一句話,“積善之家,必有余慶,積不善之家,必有余殃?!?/span>


在我的記憶里,本不富裕的家里一直有一些窮親戚、窮學生前來走動,而父親總是慷慨接待、接濟。長此以往,月底家里的生活就會捉襟見肘。由此引來母親的不滿,家庭矛盾眼看就要發生。這時父親就常常復誦這句話安慰母親,同時也用來教導我們。


長大后,我才知道我們王家祖居黔北甘溪河近四百年,一直以此言為家德、家風、家學的一部分,在那一帶行善積德、扶弱濟貧、修橋鋪路、造福鄉鄰,而使得他們在周邊鄉鄰中備受尊崇。


近些年來,因接替父親贊助祖上八十年前捐建的中學擴建,我回老家的次數多了點,對重德修文的家風傳統算有了直觀感受。每次回去,鄉里鄉親就會圍攏過來,予以問候。有人告訴我,當年黔北沙土有著并列的“車齊朱王”四大家族。其中:車家著重軍政發展,齊家依靠商業立家,朱家保持耕樵為本,王家講究積善修德。時隔百年,人們再回首,前面三家已成過眼云煙,唯有王家依然薪火儼然,雖其中曾有過了30多年的水火洗禮,但春風吹又生,依然興旺。


如今回首往事,我們沒有從父親那里得到什么錢財,但卻得到了優良的教育、樸實的家風和崇高的道德觀。這些是我們寶貴的精神財富,比金錢更有價值?!盎啤筆欠躉?,不僅能衍生出人才、錢財,而且能代代相傳。



上圖:黔西一中建校八十周年,王榮江(王父)與所教學生留影紀念


六、劉邦與韓信


我13歲的那年,精力充沛,頑皮成性,簡直就是一臺高速運轉的機車,整天統領著一幫半大小子“嘯聚山林”到處調皮搗蛋,惹得四鄰不斷上門告狀。更有甚者,受囫圇呑棗式閱讀的『三國』、『水滸』影響,“疏財仗義”,不僅把外頭偷桃摘李打撈回來的戰利品“替天行道”,還常把家中食物盜岀大家分享。于是,我在家人眼中成了敗家子,不是個有出息的孩子。正當我遭遇強烈挫折感時,從牛棚放風回來的父親卻看到了我的另一面,他給我講了漢高祖劉邦和其手下大將軍韓信的故事。


劉邦原是徐州沛縣的一個“蠅頭小吏”,浪跡街閭,被里人當成無賴。但此君其實胸有鴻鵠,志存高遠,只是尚處朦懂而已。終有一天,當見到秦始皇的儀仗隊伍聲勢浩大的從街上走過,猛醒過來的泗水亭長竟發出“大丈夫當如是也”的驚天之言。于是,在沛縣人民起義時,以大而化之見長的劉邦敢出面、敢挑頭、敢擔當,且能知人善任,包容四海,最終成為了開國皇帝。韓信很小就成孤兒,屢屢遭受四周的人們歧視。有一天,一群街頭流氓圍著韓信,故意要羞辱他,其中一屠夫對韓信叫道,“小子,要么拔劍殺了我,要么從我的胯下爬過去?!焙哦安凰?,忍氣吞聲,甘受“胯下之辱”。韓信后來說,如果意氣用事,拔劍而起,擊殺無賴,其后果必是賠上自己的性命,那自己還有什么將來?還有什么抱負志向可談?


通過劉邦與韓信的故事,父親告訴我,樂施好善,大而化之并不是什么大毛病。若再補上君子慎獨,不因善小而不為的品性,前者就能成為成大事的秉賦。父親還說,一個人只要自己不打倒自己,誰也別想打倒你。人們都只看到了我頑皮的一面,而忽視了我行俠仗義,樂于財散人聚的另一面。這個度把握適當,就能像劉邦、韓信一樣,將來自有大為。


我以此重新找回了自信,找回了自己,尤其是讓在我即將失學離家去當泥水匠童工的時刻也不忘“鴻鵠之志”。如果沒有父親的熱情鼓勵,那時我就可能忘記初衷,難以再求上進,那我人生的結局就會大相徑庭。


七、“主仆”夜話


我15歲的時候,文化大革命的紅色恐怖到達巔峰,“階級斗爭”異常殘酷。那時的邊遠山區,初中生都是鳳毛麟角,要算知識分子了,而在家鄉縣城,民國時期曾就讀過醫學院和法學院的父親當然被歸類于大知識分子。文革伊始,父親又一次被造反派揪出來,掛上大牌子,戴上高帽子,推到了黔西縣第一次萬人大會的批斗臺上。


記得那是春節前的一天,甘溪河老家又來人了。這位來者時任沙土區公安局局長,與我們同族,解放前是我爺爺家的長工。按年齡,他與父親同歲,按輩分,他得叫我叔叔。這次長工乘出公差之便,竟敢登門拜訪正在接受批斗中的“地主家的少爺”,足可見王氏這“袍澤”感情之深。當然亦使我們全家吃驚不小。


晚飯后,“主仆”二人圍著火爐,促膝長談。從大三線建筑工地當泥水匠、回家過年的我被父親特許可以旁聽,但不準插嘴。那位“長工”說:“毛主席說要解放全人類,實現一大二公,走向共產主義。我認為這可能是不行的,因為它違背了人性亦違背了傳統的倫理道德”。局長的論據是:家庭是社會的基本單元,只要夫妻存在,就有家庭存在,人類怎么能沒有家庭這個基本核呢”?“是啊,”父親補充說道,“只要家庭存在,私利和私心就必然存在。一個正常和合符人性的社會是引導人們大公有私。大公無私?社會發展不可能回復到‘知母不知其父’的原始共產主義時代?;褂?,人類與自然奮斗的目的就是為了享受生活,而人人都把勞動當作第一需要,視生活享受為無物,簡直就是一個異想天開的笑話。


我靜坐一旁,聽著他倆如此的對話,有時感到無比震驚,有時又感到無限迷茫,有時覺得講的全是反動言論,有時又覺得講的確實很有道理。盡管被灌輸了“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多年,天性善良的我從未想到要去劃清界限、舉報立功,反而因此受到啟發,學著父親模樣,開始了獨立思考的人生。后來,無論是做學者、當記者,還是做影視制作人、當策劃人,我都要求自己對迷離混沌的世界保持清醒的頭腦,有自己的獨立思考和獨立見解,絕不人云亦云。



上圖:羊年清明,王志綱親陪美國妹妹的倆女兒去甘溪河祭祖尋根。大侄女琳(右一)現為美國開業律師,小侄女安(左一)現為哈佛大學尖子生。妹妹的評論是:感謝三舅給王家海外新一代裝上了”中國心“。


八、林彪事件


我16歲的時候,父親從牛棚里“半解放”了出來,又可以看政府文件了。其實從10歲開始,我就天天在家等著讀父親帶回來的《參考消息》、《文匯報》和《貴州日報》,這一長達十多年的“特殊小灶”,使我真是做到了“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后來當我進入大學,與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來的同學相比,我對世界的了解竟遠遠高于他們。


一天傍晚,父親在學校聽完緊急文件傳達回到家后,一改平時的健談和灑脫,叼著一根二尺長的葉子煙斗在里屋徘徊,神態激動,欲言又止。我想今天肯定又傳達了中央什么秘密文件,于是就進去跟著他的屁股后面不斷追問?!罷飧霾荒芩?,千萬不能說。那是絕密,要掉腦袋的?!備蓋裝詘謔?,神情嚴峻。幾分鐘過去,父親磨不過我,終于同意給出一點暗示:“中央出大事了,你猜會是誰?”我想了半天,最后從前期軍中的“楊余傅”猜到了可能的“黃邱李”。父親聽了以后,連連說還不夠高??吹轎夷康煽詿?,不敢再往上猜了,父親才悄悄告訴我“是林彪副主席出大事了?!?/span>


我聽完之后的第一感覺就是天塌地陷。其實,自“主仆”夜話以后,父親對我無話不說,這次更加“放肆”。他接著說到,黨內領袖們狼狽為奸,搞亂國家,現在神話破滅了,最終是要為自己的倒行逆施付出代價的。父親最后總結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全部報銷”。


父親對“林彪事件”的解讀讓我對中國政治、宮廷斗爭、個人迷信等有了全新的觀念。堅信了“多行不義必自斃”的規律性。


九、尼克松訪華



等到我17歲那年,尼克松訪華了。父親以他的人生經歷和智慧立刻察覺出“世道要變了”。他放下工作,“不遠百里”,來到烏江邊的建筑工地把我抓回學校,要我好好讀書,準備“迎接解放”。


在回家途中,我對父親說,我怎么也想不明白美國這么反動的國家,尼克松這么反動的家伙,一個極右派的總代表,怎么還要與信奉共產主義理想的中國友好呢?


父親回答說,世上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朋友,國家更是這樣。毛澤東都說自己喜歡右派,不喜歡左派,因為右派比較務實,表里如一,不像左派那樣脫離實際,言行不一。尼克松確是超級右派,但更是典型的實用主義者,一切以美國國家利益為至上,而那時美國最大的對手是紅色蘇聯?!傲膠ο噯ㄈ∑淝?,兩利相衡取其重”,要對抗蘇聯,就要拉攏中國,所以尼克松愿意和中國握手。


父親的話如一把金鑰匙開啟了我的雙眼,拓展了我的國際視野,讓我總是保持著一顆好奇探索的心去發掘中國與西方世界帶有共同性的邏輯和規律。多年后,我去美國游學,也不忘初衷,去了解一下美國的起源。


在那兒,我才發現雖然美國建國才200多年,但從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算起,外來移民在這塊土地上已經生活超過了500年,就連當今全球首屈一指的哈佛大學也有了近400年的歷史。為何美國在建國時會選擇聯邦制呢?那是因為美國開國領袖們要尊重和傳承人們前300年的生活方式和傳統。


上世紀下半葉,中國信息閉塞,強調教育政治化,就連我這個重點大學文科系畢業生也從未研讀過當今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美國的正統歷史,所以總認為美國是在一瞬間從無到有出來的。



上圖:王志綱陪父親(右一)、岳父(中)踏訪黔西。岳父在解放貴州時曾以隨軍記者身份到過黔西


十、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高中畢業那年,當我要再次獨闖江湖的時候,父親贈給我一句孟子的名言: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父親解釋說,孟老夫子字面上的意思是不得志時就潔身自好修養個人品德,得志顯達之時就要造福天下百姓,然而,要注意的是“窮”與“達”是相對的,難以用一個尺度去衡量。在歷史上,有過許多像曹雪芹一類窮愁潦倒的人們,一樣可以用自己的文筆、思想、故事去“兼濟天下”,而且這種“濟”會更加長久。


父親自己一輩子身在學校,勤勤懇懇,教書育人,桃李滿天下,雖兩袖清風,卻志得意滿。我印象中的他,從未鼓勵過我們兄妹去走當官發財的路。他說,“修德育人”是我們王家歷代相傳的祖訓,他希望我們能從心所欲不逾矩,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受此影響,我一輩子都在走自己的路,并踐行自己追求價值最大化而非利益最大化一一即決不岀仕、亦不經商一一的人生法則。以挑戰自我,享受超越,享受沖浪為要義,以能替人排憂解難為樂事。而“金錢只是順帶的結果”。三十年的探索行走,我總算走通了這條“第三種生存”之路。


在我的辦公室里掛有一幅我很喜歡的對聯“行止無愧天地,褒貶自有春秋”。每逢看到它,我就會想到父親,再次提醒自己行事為人要對得起天地、對得起良心。正是這種價值觀,使我們在商海能做到同流而不合污,不被暴利所誘惑,久而久之,終能在社會上確定了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和社會地位。


結束語


幼承庭訓對我的一生影響至深,是父親雕塑了我的品格,而我則有幸傳承了父親的精神。行文至此,寒夜已深。推窗遠眺,朗月碧空,明天又是個艷陽天。經歷一個沉悶而漫長的冬季,北方最美好的春天終于降臨了。黎明又得遠行,該收筆了。怎么收尾呢?驀然間,一句格言躍入腦際:人生無非是場父子間特殊的接送。正如詩人北島所吟唱的那樣:“你召喚我成為兒子,我追隨你成為父親”。父親,您不僅給了我生命還鍛造了我的靈魂,我終身感激您!


智綱智庫微店正式開啟,點擊“閱讀原文”,看“它”是怎么從1994年一路走來的?